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爸爸哥哥,不要了! 作者草草鳥事10

爸爸哥哥,不要了! 作者草草鳥事10

91.少爺們的玩物【慎】

“我就說你是個悶騷的,這麼糟蹋人的法子也就你想得出。”洛危言身子倚在沙發里,斜睨著形象最為正派的某個家夥。

“滾吧你丫的,你可沒資格說我,要比糟踐人,誰也比不過你言二少。”和這幫家夥混在一塊兒,他想要出淤泥而不染是絕對不可能滴!

“水……我要喝水……”軟軟的呢喃聲打斷了無聊二少的舌戰,細細的甜甜的聲音不經意地就讓這幫公子們把注意力全集中到了蜷縮著的某個人兒身上。

  這妞兒還真不錯!除了事先包攬過甄欣嬌顏的李銘燁,看著轉過臉來的人兒,其餘三個少年心裡不約而同的讚了一個。先不說她的五官有如何精緻,但就是那股子撩人的姿態就讓他們覺得驚喜,既純且媚大概說的就是這樣的吧……

甄欣被下了藥,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個什麼樣子。一雙眼兒水汪汪的,眨巴的時候幾乎可以滴出水來,嗓子也嗲得要命,小臉被藥性熏得生粉,怪媚人的。

洛危言被那貓爪子般的叫喚撓得邪意頓生,執起台桌上滿盛著黃色液體的杯子就往甄欣嘴邊送去,另外三個少年哪裡不知道他的意圖,卻不過都有著這種想法,各個不懷好意的等著看。

嘴唇一接觸到冰涼的觸感,即便是神誌迷濛,甄欣居然也自發地張開了嘴,兩片唇瓣兒細細地啜飲著。飲畢,粉粉的小舌兒意猶未盡的刷過嘴唇,渾然不知道自己剛才喝的不是滅火的水而是助燃的酒精。

起先還帶著作弄意圖的洛危言見著她這副模樣,心裡升起一絲異樣的悸動,本來是想看這個女人發浪的樣子,往死裡挑逗她、玩弄她,可這一瞬間竟覺得下不去手,怎麼搞的? !

在酒精和藥物的雙重作用下,甄欣並沒有跟一般小說和電影中說的那樣火急火燎的扒光自己的衣服,大聲嚷嚷“好熱好熱~~”

除了在軟軟地倚在洛危言身上,除了偶爾在沙發上烙大餅式的反動,她還真就沒什麼異常的舉動,搞得在場的少年都有些納悶──小銘子不是說給她用過藥了麼,怎麼沒多大反應? !

俏臉兒生粉,身子軟成了一灘水兒,真正配得上柔若無骨四個字,嬌弱無依地依著身旁少年的身子,洛危言中途幾次想推離身上的人兒,都被她嘟囔著嘴兒撒嬌似地蹭掉了。

“比賽可以開始了吧?”龍鉞的聲音在此刻顯得有些突兀,不過就算被打死,某人也絕不會承認之所以這樣說其實是因為心裡被對面的那對男女搞得有些不痛快。

“開始吧。”周卓瑜話頭接的飛快,他也不會承認對面的女孩的確讓自己有些不一樣的感覺。

“……你們,誰先來?”李銘燁的開口才發現,自己的嗓子都啞了,甚至當說出這句話,眉頭都發生了叛變,擰了起來。

“唔,什麼誰先?”也許是由身為當事人之一的自覺,甄欣竟然鬼使神差地冒了句問話。

“乖寶貝兒,哥哥們是在商量誰先餵你吃肉棒……”洛危言輕聲地哄著她,然後盡量保持從容的姿態自小人兒身邊移位,把位置交還給另外的兩個少年。

“那你們快點嘛,我要吃!!”甄欣撅起了那抹櫻桃似的小嘴兒,似乎在期待著什麼,憨憨地撒著嬌。

氣氛有一瞬間的沈寂,少年們你看我我看你,心裡竟然頗有默契地有點兒冒火──這小妞回答得這麼順溜可見是個有經驗的,這麼好的貨色竟然在遇到他們之前就早給破了身了,別說,還TMD有些不爽!

“我先上!”周卓瑜蹭的一下站了起來,心裡暗想:這妞兒不是雛兒已經夠讓他遺憾的了,接下來的這個順序,他必需得排在前邊兒!

還別說,這男人們就算再和拍,一旦心裡有了小九九,還真顧不上別的什麼。周卓瑜仗著自己在這群人裡邊年紀是最小的,平時耍賴撒潑啥的沒少干,這一回這個便宜他又是毫無愧疚地撿了去。

被那雙迷離媚眼兒一注視,我們的周同學立馬有種被秒殺的錯覺,甄欣霧氣氤氳的眸子魅惑的力量是十足十,堪堪解放了下半身,上半生的衣服索性不脫了,周同學毫不猶豫的就吻上了那抹粉嫩。

衣冠楚楚的小周同志打著屌胯,讓肉棒對著甄欣立正站好,有意無意往著嬌軀上揩油,嘴裡也沒得空,咬著水嫩多汁的唇瓣兒,用力的舔吮著,這還不夠,一路往裡面擠去,含住小舌頭就如嬰兒吃奶般飢渴地吮吸著,間或還輕輕的囓咬,她的小舌兒抵著他的,怪癢乎的,可這癢癢不單是身上,更多的是他心裡。

92.誤入狼群的少女【慎】

你小子佔起便宜來可真夠速度的!龍鉞努了努嘴,看著簡直可以用急切二字來形容的甲魚同志暗暗嘀咕。

兩個當事人都沒察覺自己的反應都被一旁的李銘燁不動聲色地看在眼裡,他是個實在的人,他承認現在心裡有種名為“不爽”的情緒──這個妞兒明明是自己尋來的,卻必須送出去給那倆小王八蛋作為無聊比賽的試驗品。

莫非自己真的是抽風了不成,現在不爽又有什麼用,總不能為了一個妞兒去跟倆發小過不去吧? !喝了口水,試圖把心裡的無名火給壓下去,擡起頭,李銘燁又回復成了一臉淡定的模樣。

“哥哥說隨便拿肉棒對著人家的男人是二流子!!”她嘟著嘴,臉上也不知是因為醉酒而微醺,還是情慾而潮紅,反正看著就讓人酥了大半的身心,嗓子也糯糯的,甜甜的,吐出的話卻是令在場的幾個少年啼笑皆非,周卓瑜更是紅了一張俊臉,但絕不是羞的,因為這幫家夥根本不知道害臊兩個字怎麼寫。

?  澳愕娜獍舳暈業閫紡貇~”媚眼微彎,甄欣望向了周卓瑜雙腿之間的野獸,一雙小手兒順著少年赤裸的胯部就一路摩挲著,時而輕輕的揉捏,臉上帶著醉人的紅暈,明明淫蕩的要命的行為在她的詮釋下竟然有些單純的可愛。

“那是因為它想肏你,要不要試試看呢!”周卓瑜被這小人兒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也沒打算等她回答,上前幾步將那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小女人壓在身下,周卓瑜霸道的吃著她的嘴兒,他的動作近乎是粗暴的,與他過於細緻的外貌形成一種反差,他的吻奪走了她的呼吸,讓她不得不依附於自己,從他嘴裡渡來的氧氣存活。

甄欣被少年吻得腦子暈暈乎乎,只能艱難的呼吸著,正當她以為自己快窒息而死的時候,卻突然又得到了解放,周卓瑜突然鬆開了對她唇的桎梏。

周卓瑜的手很白很修長,骨節分明一看就是長期養尊處優的結果,他家母親大人為了不讓兒子浪費這雙手,特意大小強制兒子去學鋼琴,好在這小流氓雖然在外邊無法無天,但在父母面前還是很孝順的,拗不過自家老娘的要求,竟也把這鋼琴的事兒一直給堅持下來了。

這雙精緻的手此刻正堂而皇之的解開甄欣裙子胸前的那排釦子,另一隻手來到她的背後技巧地把拉鍊劃開,裙子瞬時就被剝落,一個甩手就被周卓瑜扔到某個旮旯窩子去了。

瑩白無暇,吹彈可破用在甄欣身上那可是沒得說的,這幫小爺們玩過的女人不少,卻也沒見過有哪一個的身子能美到這種地步的。

此刻的甄欣是一腦殼的混沌才不曉得自己如今這個樣子有多迷人,可看在這幫子人眼裡,癢在心裡,她的上身只餘有黑色奶罩,襯得圓潤挺拔的一對奶子格外的晶瑩,隨著呼吸晃晃悠悠,小腹就是一片坦​​蕩平原,捏下去抓不住丁點兒的肉,腰子也是細條細條的。

這周卓瑜雖然臉長得秀氣,身子卻並不瘦弱,一米八二的個子,也有個六十多公斤,他有些擔心自己這身板一附上去會不會就把這小人兒給壓壞咯?

再往下看,兩條腿兒彎鉤著頂著沙發的靠背,無論從哪個面看這雙腿都挑不出半點的刺兒來,比例是恰到好處,摸下去的觸感也讓人忍不住感嘆,偏巧這腿的主人還是個不安分的,是不是蹭著別人了,自個兒還沒丁點覺悟。

別說是正好被蹭到的周卓瑜,就連在邊上隨時待命的龍鉞都不可避免地被勾引到了,胯下迅速的燃燒起了一團邪火,久經性事的龍少除了初夜意外,還是頭一次這麼迫切的想要一個女人,想要好好的玩弄這個不知名的小妞兒。

伸出兩指探入穴兒裡,滿意地感覺到熱情的濡濕,這下周卓瑜便不再猶豫,緩緩地進入,用力的頂入,狠狠的深入!他還想吻她,於是馬上付諸於行動,薄唇隨即吞噬了她的。

對於在她身上產生的這種急切,這幫子少爺們不會天真地歸咎於愛情,他們習慣於只談性不談愛。他們只關注自己在女人身上獲取的快樂,眼前的這個女人則正好滿足了他們的偏好,是一個讓他們忍不住想要狠狠玩弄的尤物。

“唔!!”雖然已經習慣了被男人們進入,但那也只限於自己的爸爸和哥哥們,如今這個插入體內的肉棒讓甄欣娥眉輕皺,嚶嚀出聲。

周卓瑜感覺到自己的插入惹得她肉壁急遽的蠕動,以為是他的進入讓她不適,停滯了一會兒才開始抽動。

他把她緊緊抵在沙發墊上,肉棒進出的幅度很大,頻率很快,每次都是盡根抽出,全數插入,一直以為性愛的快感也就那樣,所以不知不覺中成了這夥人中最為“純潔”的,在她身上他才體會到原來自己也是如此嗜淫的。

實在受不了繼續以一個旁觀者地身份在一旁乾瞪眼,龍鉞一邊脫衣解帶,眼睛還不忘牢牢盯著交媾的淫戲,比賽甚麼的,都已經不在他的思緒當中,這種時刻,滿足慾望,得到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來到他們的背後,龍鉞俯下身,伸手到她胸前罩住她的一對渾圓,捧在手裡細細的揉捏著,輕輕的擠壓著,好軟,好重,也好香,龍鉞覺得自己手中捧著的一對細白柔軟的麵團兒,裡面注滿了奶水,揉成了軟軟的一團,隨他拿捏,任意成型。

上一篇:【我和妹妹的爱恋】01下一篇:[征服弟弟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