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夕阳几度【作者不详】

夕阳几度【作者不详】

本帖最后由 cuiyun 于  编辑 

  麦先得老汉快五十了,退休前是乡政府和村公所的干部,这几年机构人事改期不断,政府机关大量裁减冗员,一年前就按政策内退了,他进城里跟了大儿子。大儿子麦国忠在市政府的科室工作,是个公务员。媳妇柳岚在市医院,是个妇科医生。麦老汉每天帮着做点家务,接送小孙子上学放学,倒也清闲,但时间久了反觉得不自在,虽然是快五十的人,但他精神很好,身子也很硬朗,毕竟是庄稼人出身。他跟儿子说想找样活做,要不就闷坏了,国忠是个孝顺子,拗不过老爸,就答应了帮他找找。这几天他听同事说一个区的区委会里要个人,想到父亲以前在乡政府里做过多年,应该没问题,果然一联系人家就同意了。 

  上班的第一天,麦老汉穿得格外精神,毕竟在“政界”混过多年,那里的工作对他来说是驾轻就熟了,所以他一点也不紧张。区委会不大,只有几个办公室,十多个人。区长黄明福四十五岁,有点发福的身子,微秃顶,一天到晚都离不开香烟。支书是个女的,叫章月荷,三十多岁的样子,身材很苗条,丰姿婉约,盘着如云的秀发,略施粉黛,端庄优雅。章月荷热情有礼地向麦老汉介绍区委会里的情况和他的具体工作。麦老汉见那女支书体态丰腴,胸前乳峰高耸,把白色套装顶得涨涨的,黑色玻璃丝袜子裹着修长丰满的大腿,穿着一对黑色高跟皮鞋。章月荷带麦老汉熟悉区委会里的各个部门,向他介绍将和他一起共事的同志。麦老汉跟在她后面听着她的介绍,看见章月荷浑圆肥硕的屁股,只见两瓣肥臀随着走路动作一扭一扭的,能隐隐看到套裙里三角内裤的痕迹。前面飘来女支书迷人的香水味,麦老汉感到下体有点不听话地膨胀 区委会里还有总务,出纳,文书,干事等职务。除了章月荷外,还有三四个女的。 

  老麦对其中两个印象最深:女干部陶静,是个三十岁的少妇,区委会的文秘,看上去象是个时尚白领女性,一副模特般惹火的身材,显然平时很注意饮食和锻炼。另一个是会计,叫秦玉贞,是个四十多岁的美艳女人,成熟丰满,风情万种。虽然已经四十多了,但保养得很好,皮肤白皙细腻,看不见一丝皱纹。麦老汉看她水汪汪的杏眼,肉感十足的红唇,就知这是个性欲旺盛的女人。 

  老麦自从到区委会上班后生活过得更充实了,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其实老麦在心里就一直不认老,虽然快五十了,但他仍然保持着强健的体魄,黑黝黝的肌肉结实有力,在镇里每年举行的篮球赛上他能和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打满全场。在生理上,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对性仍然有很强的需求,但不幸的现实让他在几年前就基本上没有了性生活。妻子因病早他而去,白天他可以用繁忙的工作麻醉自己,但到了夜深,那种人类最原始的欲望一次又一次地折磨着他的精神和肉体,回想年轻时和妻子的激情,令他愈加痛苦,只能在无奈中用自慰浇灭那熊熊欲火,他的欲望就这样一年一年地压抑着,他不知道自已还能忍多久。自从到区委会上班后,单位里那几个艳熟美妇成了他发泄欲望的幻想对象,特别是女支书章月荷,美丽大方,端庄典雅,有令人佩服的工作能力和领导才能,在老麦的心目中简直是个完美的女性。他有时甚至莫名地妒忌起章月荷的丈夫何凯,这家伙上辈子到底积了什么德,为什么能得到如此美丽的女人做老婆,每天晚上能享受天姿国色的香艳美肉,而自己只能受这样的煎熬,为什么世事这样不公平。他常常想象章月荷和丈夫做爱的情景───高贵端庄的女支书剥光了衣服赤条条趴着,象母狗一样撅着浑圆的屁股,身后男人的阳具在她肥白的臀沟抽插出没,击起层层臀浪,肉棒顶到子宫,美丽的女支书紧皱着眉头浪叫不止───就在这样的幻想中,他发射了积压在身体里的欲望。 

  不知不觉两个月过去了,老麦基本上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对这里的每个人和区委会的工作也有了更多的了解。这天,老麦象往常一样上班,一进门好几个办公室都没人,再一看原来都挤到财务室去了,老麦也好奇地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事,一问原来是提工资了,人人都兴奋地向会计秦玉贞查自己的工资册,把个秦玉贞围得水泄不通,你一句我一句地问个不停。老麦见那秦玉贞打扮得妩媚动人,熟透的身体让男人看得直咽口水。老麦见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人挤在一起,心想何不趁机揩把油,于是自己也挤了进去。 

  好不容易挤到秦玉贞后面,老麦装着想看工资册把头向前伸,刚好凑近秦玉贞的耳边,闻到一阵带有香水味的女人体香,他不禁一阵兴奋,一边深深地吸取这旷久未闻的异性体味,一边用已经膨胀的下体顶在秦玉贞肥美的丰臀上,能感受到臀峰的柔软。由于人多又乱,秦玉贞并没有发觉什么,十多个人问这问那把她忙得不可开交。老麦用手偷偷解了自己的裤链,硬透的阳具隔着肉色长袜子和内裤顶在女人时分时合的屁股上,左右磨擦着。秦玉贞的屁股肥大多肉,十分柔软。老麦享受着这极品肥臀,呼吸有点急促起来。慢慢地,秦玉贞感到身后的异样,女人的感觉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没有闪避,任由身后的猥亵进行着。她不动声色地继续着自己手上的活,一边感受着下面的男根的硬度,一边猜测这个对自己性骚扰的男人到底是谁。她在这工作好多年了,对这里的每个人都一清二楚。进入狼虎之年的她在生理上对肉欲的需要一日比一日强,但比她大几年的丈夫老早就进入了更年期,在房事上根本就满足不了她。在这种场合下受到性骚扰,对她来说反而是一种新鲜的刺激。她装作找人,回头叫了一下,看清了原来是新来的老麦,心里不禁暗暗骂道: 

  “死老头,平时装得一本正经的,原来也是只老咸虫。”秦玉贞还是若无其事地继续她的工作,不一会人就散了,老麦也随大夥儿散了。秦玉贞这才注意了一下老麦,发觉他熊腰虎背身子骨十分强壮,晒得黝黑的皮肤发出健康的光泽。想到刚才顶在自己屁股上的那根阳具,秦玉贞感到这个男人还很有活力。怔怔地看着老麦离去的背影,她甚至幻想那东西插进去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想到这不禁耳根发热。老麦给她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起码比她那没用的老公强多了。 

  区委会里还有一个和老麦差不多的老头黄新民,大家都叫他黄伯,负责看门收发书报信件和一些打扫之类的杂活,可能是年纪相仿的缘故吧,老麦很快就和他混熟了。这黄伯在区委会里做了好长时间,知道的事情也多,老麦就常和他聊天了解情况。 

上一篇:和姐姐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二下一篇:【无所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