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8作者ckltony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8作者ckltony

字数:6888


            第48章骏马从此曰萌萌

  姑苏城,陈府大院后院园林中。

  这江南园林冠天下,这姑苏园林更是绝江南。

  这方如此绝美的园林,水池清幽、假山环绕,其间小桥下,流水蜿蜒曲折的流淌着。假山乃是太湖之石堆砌而成,突兀嶙峋,异常精美。水池中间,朵朵莲花、枝枝嫩荷婀娜盛开、含苞待放。观望之,粉红一片。品味之,清香怡人。水中锦鲤,偶尔跃出水面一尾,彩色鱼鳞在阳光下绽放异彩……

  这景色如此绝美,但是这绝美园林之中那三个人之间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只见一个约五旬富态老者一脸怒容,手指指向一个低头耸眉的英俊年轻人,还有一个人比花娇的红衣女子捂住粉脸低声啜泣。

  「张瑞,你这可恶小子,你既然已经娶妻,为何还要踏上比武招亲擂台?我问你,你难道不知我宝贝女儿乃是千金之躯、待字闺中的清纯玉女?」

  陈天豪怒容未放,又继续吼道:「张瑞,如今这姑苏城大小爷们、这江湖中众多武林好汉们都知道你比武获胜迎娶了我的女儿,这事情该怎么办?你最好立刻给我一个满意答案,否则…哼……」

  张瑞见不得漂亮女子如此伤心哭泣,又被陈天豪一顿劈头盖脸的指责骂得抬不起头来。

  张瑞有些讷讷的说道:「陈老爷,陈小姐,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辱及贵府声誉和陈小姐清白名声。我当时只是被那唐洪粗鄙语言所激才上台与他比试一番,我…我是初次见到比武招亲,我…我只是看个热闹,真的没有参加比武招亲的意思。更何况我家中已有贤妻,还有家中严慈严加管教,我…我只能抱歉了,陈小姐,对不住了,请原谅小子张瑞冒犯之举。」

  陈家小姐陈飞燕闻言,低声啜泣的声音一下子就变为了高亢嚎啕。

  「呜呜呜…」

  张瑞见状,心中后悔无比,自己为何要冲动登上招亲擂台与那蜀中唐门唐洪比试一番?

  张瑞不知所措,那陈飞燕父亲陈天豪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张瑞,你小子这是要打算悔婚了?你家有严慈、贤妻我管不了,你既然已经比武获胜,我家小女你是必须娶的,此事由不得你。张瑞,你告诉我你家住何方,我修书一封告之你家中父母此间事情,小子,你说吧。」

  张瑞哪里敢告诉陈氏父女自己家世真相?此时张瑞头大万分,不娶这娇滴滴的美人陈飞燕,今天怕是此事难了,出不了这陈府大门。而娶了这位红衣美人,家中娘亲许婉仪以及妻子柳若玉若是得知这一消息后,不知会做出怎样的惊人之举?

  张瑞不敢想象,他涨红了一张俊脸,犹豫再三,还是开口了:「陈小姐,小子张瑞与你的婚事可否暂缓举行?小子张瑞此次来到贵地,乃是为家中处理一件大事,这事请恕张瑞不便言明。陈老爷、陈小姐,张瑞娶妻如此大事,万万不可草率为之,还请老爷、小姐待张瑞返回家中,告之家中严慈同意以后,张瑞才敢迎娶陈小姐。张瑞请求老爷、小姐宽限些时日,小子一定会负起这个责任,绝不辜负小姐情意。」

  张瑞信誓旦旦说完,有些忐忑的打量陈氏父女。

  陈家小姐陈飞燕泪流娇容终于止住了哭泣,有些欣喜的看着张瑞俊脸。
  陈家家主陈天豪更是露出满意之色。

  陈天豪开口了:「张瑞,女婿,这就好嘛,你打算何时回家禀报?还有,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反悔一走了之?女婿,你还是先与小女成婚吧,这男子汉大丈夫娶妻三妻四妾的很正常,你娶了我的女儿,一定要让她做平妻,不许你亏待于她,你明白没有?」

  张瑞如今只能拖一步算一步,只得勉强点点头。

  他说道:「丈…丈人,我一定不会辜负小姐,只不过这仓促成婚,小子还…
  还有些不适应,请求丈…丈人宽限几天。「

  陈天豪也不想过分逼迫张瑞,也点头同意了,只是让张瑞不得随意走出这陈府大门。

  为何陈天豪见到女儿陈飞燕如此喜欢张瑞以后,便如此急迫的要张瑞迎娶陈飞燕,其实这陈天豪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这陈天豪虽然在这姑苏城也算小有财富,算得富甲姑苏城。但是这陈天豪却是老来得女,此生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陈天豪已故娇妻生产下陈飞燕后,便因为产后虚弱故去了。陈天豪虽是有钱人家,却是感情专一之人,他三十余岁才娶到陈飞燕的娘亲。陈飞燕娘亲是姑苏城有名的大家闺秀,陈天豪幼时家中贫寒,但是这陈天豪却是少有的经商天才,居然白手起家,创立了这一方富甲姑苏城的财富。

  陈天豪以大龄之身才终于娶到陈飞燕娘亲,自然对于娇妻喜爱万分,这陈飞燕未出生以前,这夫妻二人夫唱妇随、琴瑟和鸣,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美满生活,只是天妒红颜,陈飞燕娘亲早早离世。

  陈天豪居然严守当初与娇妻的誓言,从此再未娶妻妾填房,他害怕后娘对陈飞燕不好。而这陈天豪感觉自己日渐衰老,女儿却是如此年幼,方才年方二八。
  陈天豪担心自己百年以后,这偌大家财会给女儿带来莫大后患,所以非常着急女儿的婚事。他知道女儿爱慕武林人士,他自己也想找个武功高强的女婿。陈天豪

  认为一个人品好、武功高强的武林侠客必定能够保护好宝贝女儿的同时也能保护
  好这偌大家产。

  陈天豪只是一个普通凡人,没有武功在身。这武林人士因为内练内功,外修肉身,同时武功高深之人还能隐约沟通天地灵气,这习武之人自然寿命远远高于普通凡人。这陈天豪年近五旬,在平凡人中已属比较长寿,这时的人口寿命普遍不长,幼年夭折的其实也不少。

  陈天豪疼爱女儿的心可见一般,当他看出女儿非常爱慕张瑞,于是也不要这老脸了,就是逼迫张瑞迎娶女儿。这一则是满足女儿的愿望,二则是他本人的私心。

  张瑞年少英俊,此时也才十七岁。眼光毒辣的陈天豪一眼看出张瑞本质,是个品性纯良的好孩子。张瑞其实心性良善,对亲人无比呵护,对仇人手段毒辣,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对于亲近示好的善良百姓,张瑞其实非常和善的。

  ……

  这江南之地,文风盛行,青年才俊、晚辈后生均已考取功名、高中状元、进士,光宗耀祖为此生目标。正因如此,反而这江南武风渐弱,北方中原武林人士常常看不起势弱的江南武林人士。

  陈飞燕自小被父亲宠爱,父亲陈天豪总是百般呵护。陈飞燕倒也不似那般骄横的刁蛮小姐,被父亲千般宠爱却依然知书达理、秀外慧中。

  陈飞燕为何爱慕武林中人,却不喜江南如此众多的文人才子?其实这娇小姐陈飞燕还有一个埋藏心中已久的秘密。

  她幼年时出门玩耍,行至扬子江畔,一不小心失足掉落汹涌江水之中,眼看就要溺毙。如此危急时刻,一个少年侠士以高超轻功将她救起。陈飞燕从此被那少年侠士的身影深深吸引,可惜那时尚且年幼,成年后的她对那少年侠士的印象已经模糊不清。

  陈飞燕此后每每遇到少年江湖侠士,心中都会泛起那丝情愫。当她终于年满十六,便央求父亲给她举办比武招亲大会,她梦想着还能遇到当初那位已经记忆模糊的那个少年侠士。

  冥冥之中天注定的姻缘,陈飞燕居然见到了那个骑着高头大马的英俊少年张瑞,陈飞燕一眼认定张瑞就是那个幼时心目中的少年侠士,于是芳心明许,才会在那比武擂台上做出如此惊人之举,居然让擂台比武得胜的唐洪挑战并未参加比武且只是看热闹的张瑞。

  张瑞飘逸的轻功,以及出自名门的高贵气质,还有那擂台上玉树临风的气势,都让陈飞燕以为张瑞就是曾经那个少年侠士,陈飞燕再也无法将张瑞的身影从心中抹去。

  此时,身处华丽房间中的张瑞可不知道这陈氏父女心中想法,他想的是,自己该怎么离开这里,去到苗疆十万大山之事还没有眉目,自己居然就这么娶妻了?
  张瑞忐忑不安的躺在床上,正在思考间,门外敲门声响起:「张公子,陈老爷请公子赴宴。」

  张瑞开门,是陈府小厮前来招呼。张瑞此时也有些饥渴,便跟随小厮前往。
  ……

  这江南有钱人家的家宴就是非同一般,满满一桌的精美食物。这江南有钱人家饮食非常考究,大碟小盘样样精致。不光是美食香味四溢,而且这色彩也极为丰富,可谓色、香、味、形面面俱到。

  张瑞不知道该怎么下筷子,这些哪里是食物?这些简直就是艺术品嘛!面前那个大碟中,面点小吃做成小动物栩栩如生,小兔子、小鹅、还有好似活灵活现的小鱼?左手这个小汤碗里面,切得细如发丝的嫩脂豆腐配上同样细丝的葱丝,白里透绿简直太完美了。

  还有许多美食,都是张瑞从来没有见过的。坐在一旁伴随的陈飞燕见张瑞傻痴痴的模样,捂嘴销魂一笑,张瑞见状一下子红透了俊脸。

  「燕儿,不得无礼。」还是陈天豪及时制止陈飞燕举动,让张瑞得以稍加掩饰羞愧的心情。

  「哦…知道了,爹爹。」陈飞燕吐着小舌,乖巧的回道。

  还是陈天豪见过大世面,知道张瑞是北方人士,而且年幼不知道这江南饮食规矩,于是主动让陈飞燕帮张瑞夹菜,陈飞燕非常高兴的帮张瑞夹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张瑞小碗里边再也装不下为止。

  张瑞更加羞涩了,看看这桌上就是陈氏父女加上自己三人,干脆闷不做声大口将碗中美食吞咽下肚。

  这一顿饭,这各怀心思的三人还是吃得满意。张瑞是饱了口服,陈天豪是满意的看着女婿胃口这么好,心想这女婿胃口好,这身体一定倍儿棒。陈飞燕看着自己未来夫君,她心想,这张瑞不但样子长得好看,而且武功也那么高强,甚至还这么年轻,她的心里不知道是多么满意的,她甚至开始在饭桌上幻想自己将来与夫君张瑞的美好生活。

  这桌家宴,在陈氏父女频频劝告的饮酒中,最后以不胜酒力的张瑞昏睡告终。
  ……

  次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张瑞醒了。

  张瑞打开双手伸个了懒腰,然后摸了摸宿醉后还有些疼痛的脑袋,张瑞准备起身穿衣了。

  「咦…这是?」

  张瑞吓了一大跳,他居然在掀起锦被时,摸到了一具滑溜溜、香喷喷的女子肉体?张瑞仔细一看,居然是那陈小姐陈飞燕。张瑞吓得不轻,心想:「难道自己昨晚酒醉后,已经将飞燕小姐清白身子给玷污了?」

  此时陈飞燕幽幽醒来,眼神中有一丝满足,还有一丝害羞。

  ……

  (情景:张瑞赤身裸体,他急忙用锦被遮盖住自己已经春光外泄的强壮身子,双目赤红、低声啜泣。

  一旁陈家小姐陈飞燕正在穿着衣裳、系扣着子非常得意的哈哈大笑。

  「哇…哈哈哈哈,张公子,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哇…哈哈哈哈。「

  「呜呜呜…以后你可要对人家负责哦…可不许始乱终弃玩过人家以后就抛弃人家…呜呜呜…」

  「帅哥…放心,我不会抛弃你的,只要你以后乖乖听话,本小姐会好好疼你的,哇…哈哈哈哈。」陈飞燕一阵异常得意的狂笑。)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这是假象,仅为玩笑。)

  ……

  事实的真相是:

  「哎,飞燕小姐,你这是何苦呢?」张瑞苦笑着对陈飞燕说道。

  「夫君,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不许不管我。」陈飞燕斩钉截铁般的说道。
  「飞燕小姐,你为何自损清白,将一番真情付之于我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呢?」
  张瑞叹道。

  「夫君,你不要这么说,我这么做是自己愿意的。夫君,你知不知道,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深深的喜欢上你了。夫君,你不要小瞧飞燕是那轻浮之人,飞燕不是轻浮女子。飞燕自幼就爱慕夫君这样一表人才、武功高强、风度翩翩的英俊男子,飞燕不是花痴少女,飞燕真的喜欢夫君……」

  顿了顿口气,陈飞燕继续讲道:「夫君,你知道吗?飞燕幼时不慎落水,被江湖少年侠士救起,从哪个时候起,飞燕就开始爱慕江湖中的少年侠士。飞燕不是轻浮女子,飞燕长于府中,很少出门,不是那种见到英俊少年侠士就发狂的淫荡女子。飞燕摆出擂台,也只是希望寻觅一位能够陪伴终身的良善夫婿,夫君,飞燕见到你,就知道夫君你是飞燕命中的真命天子。夫君不要嫌弃飞燕如此轻率的献身于你,飞燕真的爱慕夫君…呜呜呜……」陈飞燕说完开始低声啜泣。
  张瑞被陈飞燕一番发自心底的告白感动,张瑞也并非瞧不起陈飞燕这般主动献身的行为,似陈飞燕这般美丽、娇羞的江南女子张瑞其实也是非常喜欢的,昨日陈飞燕登上擂台时的绝代风姿就让张瑞心动不已。

  张瑞此生从未被女子如此告白,陈飞燕的真心情话,让张瑞感动不已。张瑞一把搂过陈飞燕的赤裸身子,怜爱的抱住她轻轻讲些贴心话儿。

  一会儿功夫,陈飞燕就被张瑞的风趣逗乐了。

  两人调笑良久,方才纷纷起身穿衣。

  张瑞知道昨夜自己并没有破坏陈飞燕的清白身子,因为这床单上并没有女子破身后的「落红」。张瑞有些心底暗笑,这陈飞燕如此可爱,以为脱光衣服陪男子睡觉就是做了夫妻了。这陈飞燕如此单纯的心思,让张瑞觉得应该好好珍惜她的一番情意。

  其实也不怪陈飞燕这般想法,她娘亲早逝,又因为爹爹陈天豪的疼爱没有后娘指导,陈天豪一个男子怎么会告诉女儿如何行房?所以这陈飞燕自然不知道男女夫妻结合不只是抱着睡觉这么简单。

  起身后的张瑞、陈飞燕一起前往看望此时坐在大堂中细细品茶的「老丈人」
  陈天豪。陈天豪见女儿有些扭扭捏捏的走过来,他自然知道昨夜的安排,这是自己要求女儿这么做的。

  陈天豪笑意连连的对张瑞讲道:「女婿,现在你肯叫我一声爹爹了吧?」
  「爹爹……」张瑞有些不情愿,但是也没有办法。

  「好好好。」陈天豪非常高兴,他觉得自己为女儿做了一件大事,他满意自己的安排,也满意女婿张瑞。

  张瑞开口了,他说道:「爹爹…,女婿想明日出发,完成家中交代的事情,这一去可能要好几个月,希望爹爹同意。」

  「哦?什么事这么着急?难道不能多陪燕儿几天吗?」

  陈天豪说完,陈飞燕也是着急的看着张瑞,美目中似乎又要流淌泪珠儿。
  「爹爹,飞燕,你们放心,张瑞绝对不会做出这抛弃妻子的事情来,张瑞以人格担保,倘若违背此誓言,必定如此头发。」张瑞说完取下后背「诛仙」剑,将自己一截头发斩断,然后交给了陈飞燕。

  古人的誓言可不比如今,那时是相当重承诺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断发的行为在古时是非常严重的事,更何况是断发起誓。

  陈氏父女相信张瑞的真心誓言,即使这父女俩再不愿意,张瑞离开陈府也是不可扭转的事情。

  陈府前,陈飞燕美目泪水涟涟,这个刚刚接触一天的良配夫君就马上要离开了,自然是心中非常不舍。张瑞看着自己还是「处子」之身的「新婚妻子」,也是不忍让陈飞燕伤心,于是下马再次将陈飞燕揽入怀中好生安慰,并许诺尽快回来。

  张瑞骑着骏马,还是离开了,去往那个未知的苗疆,还有那传闻中凶险万分的十万大山。

  ……

  张瑞十数日间不停赶路,终于离开江南地界,来到了闽州与苗疆交界处某地。
  这闽州与苗疆交界之处风光居然如此美好,张瑞不敢相信眼前美景。

  张瑞听当地渔夫所讲,这个地方叫做桂林府。当地民众提起桂林府都纷纷拍手称赞,赞曰:桂林山水甲天下,漓江山水甲桂林。

  张瑞感叹这老天的造化,这华夏大地南北风光如此不同。这桂林府漓江畔,气候温暖,雨量充沛,日照充足,相比自己北方的家乡此时初春的寒意,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这漓江山明水秀,风光宜人。山,是一座座单独成峰的石头小山,水,是一片片清澈见底的碧绿清水,天,是一大片湛蓝通透的蓝蓝天空。

  张瑞觉得这里好美,他好想带着娘亲许婉仪一起来到这里欣赏如斯极致美景。
  张瑞被这美景深深陶醉,陷入了美好的沉思中……

  「救命啊…救命啊」一阵少女清脆、急促求救声突然传来。

  张瑞惊醒,于是寻声而去,纵马奔驰前往。

  张瑞看见一个妙龄异族少女,被几个同样身着异族服侍的野蛮男子追赶。那妙龄异族少女身上服饰与身后异族野蛮男子大概相似却稍微有所不同。

  张瑞见此状况,不得不骑马过去准备救助这异族少女。他判断这情形,觉得应该是这些野蛮男子欲对那异族少女不利。

  张瑞拉住马儿缰绳,拦下了那几个野蛮男子,将异族少女保护于身后。
  那几个野蛮男子见居然有中原人敢拦截自己,其中一个头目模样的野蛮男子开始叽里哇啦的讲述什么?张瑞听不明白,身后那个异族少女却开口了。

  「这位中原公子,那个人是我敌对苗人部落的人,他要你赶快滚开,把我交出去。」异族少女清脆的中原话讲道。

  张瑞来不及仔细分辨这其中缘由,也来不及判断这异族少女为何会讲中原话,因为这眼前的野蛮男子已经拔出怪异的苗刀,向自己砍来。

  张瑞岂会害怕这些武功低微的苗人男子,「诛仙」剑在手,只几个呼吸间就将这几个苗人男子手中苗刀寸寸斩断。那几个苗人男子见张瑞如此厉害,片刻间就做了鸟兽散,一会儿功夫就远远逃离不敢回来了。

  张瑞以高超武功、手中利剑赶走苗人男子以后,才仔细观察这异族少女。
  这异族少女样貌甜美,皮肤白皙,不似当地土著居民那般黝黑。这异族少女的装扮十分靓丽,身上饰物居然以中原流通货币「雪花白银」作为装饰。

  张瑞看着这明显美丽的异族少女,开口问道:「这位姑娘,刚才你为何会被那些苗人追杀啊?你为何为讲中原话呢?」

  那个少女腼腆一笑,甚是动人。她说道:「这位中原来的公子,谢谢你救了我,刚才那几个苗人是我们壮人的敌人,我这次出」桃花源「是来购买我们所需的食盐,没想到刚到这闽州与苗疆交界地就被那些苗人发现了,那些苗人要将我抓去做什么夫人,我才不愿意呢,于是我赶快拼命跑啊、叫啊,嘻嘻,幸亏遇到你这位长得好看的中原公子。中原公子谢谢你啦。」

  「至于我为何会讲中原话,简单啦,我们」桃花源「里面大长老以前与你们中原人打过交道,她教我的,嘻嘻。好看的中原公子,你能不能帮我一把,带我回家啊?」那个异族少女立即睁大了可爱的大眼睛看着张瑞,用眼神祈求道。
  张瑞被这可爱大眼睛盯住,实在硬不下心来拒绝,只好答应陪这壮族少女带她回家。

  张瑞对这个地方两眼一抹黑,既然遇到这个可爱壮族少女,有她陪同,这对于张瑞迅速了解此地情形也是非常有利的,于是张瑞没有犹豫答应了壮族少女的请求。

  当然,张瑞对于美丽女子的免疫力也是非常低下的,有这个明显美貌于当地土著居民的小小美人陪伴,张瑞也是心里喜欢的。

  ……

  一路上,这个壮族少女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好看的中原公子,你这马儿好漂亮啊,它叫什么名字啊?」

  「它没有名字,要不你给它取一个吧。」

  「嗯,我叫它萌萌吧。」

  「萌萌?」

  「嗯…」

  ……

  「萌萌,你以后就叫萌萌哦,萌萌快谢谢我…嘻嘻…」壮族少女嬉笑道。
  ……

  两人骑马奔走了多时,几番辗转,终于来到了那个美丽壮族少女所说的那个地方。

  「这里就是」桃花源「吗?……」张瑞感叹道。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母爱的光辉】第四章作者不详下一篇:【幸福的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