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道德边缘线】第1章内衣贼

【道德边缘线】第1章内衣贼

                        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
读文后 可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03/06 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是
字数:5311

                         第一章:内衣贼

  这段时日,杨淑慧时有感到不安,因为她发现,自己在卧室衣柜中的胸罩内裤,总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一两件。而过了一段时间后,那些消失的内衣裤又神奇的「恢复原位」了。起初,杨淑慧并未太过留意,只想是自己一时半会,不知道收着那些胸罩内裤到哪去了。

  然而次数一多,又难免觉得古怪……她心想自从和老公离婚后,这家里只有她和十七岁的儿子王建两人住,莫非得是贼摸进屋里来了?可有什么贼进了别人家后,非但不翻箱倒柜的取走值钱物品,却只把胸罩内裤偷走,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放回原位呢?

  「难道,被哪个变态的内衣贼给盯上了!?」

  一想到「内衣贼」三个字,杨淑慧秀美的脸蛋中就浮起一阵怒色,还差点跑到厕所呕吐一番。

  「一定是某个猥琐可恶的家伙,把我的胸罩内裤拿去做了什么猥琐的事情」
  「也许会拿着它们抚摸,甚至还放到某些不该放的地方」自我安慰「……」
  「可我居然不明所以的将它们穿回身上,啊啊啊!!」

  于是为了这个事情,杨淑慧近乎每天晚上都没睡好,生怕自己睡着的时候,一个陌生男人突然就闯进她的卧室里。

  「如果把胸罩内裤丢了重买,但能解决根本问题吗?鬼知道那内衣贼还会不会再来?」

  「报警吧?可家里除了会失踪几件内衣裤外,所有东西都原封不动的。这无证无据的,万一警察说是我没放好衣服自己乱丢,没找着还在疑神疑鬼,这脸不可就丢大了」

  左思右想后,杨淑慧为自己出了个大胆的主意。她感觉,只要自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话,那内衣贼肯定还会再次入室「行凶」。而那内衣贼,定已摸清自己的出入规律。她每天的上班时间,除了加班加点外,几乎固定在早晨八点至下午六点。多半内衣贼就趁着她外出的时间,偷摸进来作案的。

  于是,杨淑慧没有丢掉任何一件胸罩内裤,而是原封不动的按原处放好。之后她和公司请了一个礼拜的事假,但并没有呆在家中「守株待兔」,而是保持着与往时无异的外出行为:八点准时出门,六点按时回家。

  不同的是,她出门之后没有去往公司,而是绕了个圈回到居住的小区里,弯着腰躲在她家楼道边的阴暗处,观察每一个过路的行人。

  为此,杨淑慧还特意准备了辣椒水、电棍之类的防身工具藏在皮包中。当然,让她用这些工具和内衣贼「肉搏」,杨淑慧还是万万不敢的。可想到自己的内衣裤被一个陌生的恶心男人摸过,自己还乐呵呵的穿回身上,心里就羞愤难当。所以……只要她看到某位不怀好意的男士,逗留在她家门前并将钥匙插进门锁时,她就会立刻报警,待那位男士被警察制服得无法动弹时,她就会取出藏好的防身工具,将辣椒水、电棍什么的直接招呼在他身上,也好出了这几天来的恶气。
  整整三天时间,杨淑慧除了在楼道边「守望阵地」外,晚上睡觉时也提着个心眼,也因为精神太过紧张的缘故,偶尔半夜窗外有些许响声,她都会惊醒过来。
  她今年已经三十七岁了,因为运动和保养皮肤的缘故,令她的身像外貌,看着同二十来岁的性感少妇无异。只是这几天来过于紧绷的精神状态,令她原本姣好的面容显得暗淡憔悴。

  「人到了一定年纪不能不服老,可是这么多年来,镜子里的自己何时如此憔悴过呢?」

  连儿子王建放学回家时,也察觉到她的变化,很体贴的问候母亲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还倒了杯温水给她,一个劲地嚷着要帮杨淑慧按摩放松。当儿子的手掌按捏在杨淑慧肩膀时,她心底不由溢生一阵温暖的幸福。

  「十多年前离婚后,这个眉清目秀的宝贝儿子就是我的全部了。」

  其实严格来说,杨淑慧的外表非但娇美可人,性格更是温柔开朗,就连身材都有将近S 型的曲线。在女人中,她即使不算特别极品,也绝对算足上品女人了。
  也因此这么年来,追求她的男人足足有十来个之多。

  「如果不是担心再婚会对建儿不好,我也不会拒绝那么多的男人。虽然儿子已经懂事了,可是他终归只有十七岁,还只是个孩子呀。要谈男人的事,还是等他毕业再说吧」

  「可是,再过几年的年纪,还真的会有男人找我吗?哎,到时候再说吧,大不了这辈子,我就带大建儿,再为他带大孩子,只要他听话懂事,我这辈子也没什么了。别想了别想了」

  王建的按摩手法非常生疏,有几下还把杨淑慧的肩膀捏疼了。但也不知是否几天来身心太过劳累,还是儿子的陪伴令她感到安心,很快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而那晚杨淑慧睡得特别安稳,直到窗外天已亮才迷糊醒来。当看到一张软软的被子披在自己身上时,她心里一阵暖烘烘的。梳理了一番后便去到楼道边「坚守阵地」。而她心中,要楸出内衣贼的信念更是变得越发坚定。

  「这次除了要保护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儿子受伤害!」

  而当天(第四天),杨淑慧终于有了一些收获,当时大约在早上十点左右,她看到两名身着校服书包,学生打扮的男孩子走上楼来。

  其中一名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儿子王建,而王建身边站着的,则是他的同班同学兼死党刘彬。只见他们来到家门口时,王建并未取出钥匙开门,而是扯着嗓子叫了声「妈,我回来了,你在家吗?」当喊了几声没人应答后,又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开门,和刘彬一同走进屋里。

  「这不是建儿和他的同学刘彬吗?这时候怎么就回了了呢?」

  眼前的一幕,令杨淑慧微感诧异。这刘彬是王建的同班同学,经常同儿子上家里玩,所以她一眼就能认出来。可现在还没到放学时间,儿子怎么就带他上来了呢?难道今天学校休假?可一般学校放假都会提前通知,昨天也没听儿子说起呀。

  本想进屋问个究竟,可转念一想,万一自己进屋后,那内衣贼突然闯进来这么办?她自己倒不要紧,可两个孩子万一出了什么事还了得?便又躲在楼道边细细观察。

  约莫过了半个钟头后,她看到两孩子从屋中走出。此时他们下楼经过的楼道,正好就在杨淑慧躲藏的地方。于是她赶紧将身子往暗处收了些。可虽然自己没被发现,却听到一段对令她做梦也想不到的对话:

  刘彬(语气邪恶的):「建哥啊,我真发现我妈的胸罩和内裤,远没你妈的手感好啊!」

  王建(语气紧张不安的):「妈的你小声点,要给我妈听见还得了啊!」
  刘彬(声调下降,语气仍旧邪恶):「怕什么,你妈不都去上班了吗?平时这个点我们都来你家,她都不在,还能有什么事真是。」

  王建(语气紧张不安的):「你还说,就算我妈不在,要是给邻居什么的听到怎么办,你想死啊?」

  刘彬(语气邪恶的):「没事的建哥,这鬼楼梯能有什么人,有人上来下去我们不都听到啊?喂,你说昨天喂你妈喝了药拍的那些照片,怎么都没给我看啊」
  王建(略有放松的):「你又想了,你和你妈妈的照片还没给我呢,我的在电脑里打包,等你发来了一起发给你。」

  刘彬(带着笑声的):「嘿嘿,之前发的还没看够啊你,不过我最近是拍了不少新的,到时候互换。话说回了,几天没来你家了,今天弄得多了点,你回去记得洗干净啊,怕被伯母发现要打你屁屁了。」

  王建(着急的):「妈的你还说,快闭嘴了,下楼!」

  当两人踏着楼梯的脚步声,谈话声远去后,杨淑慧愣在楼道边足有几分钟,脑中还在回想着方才两孩子的对话。当回过神时,她突然觉得脑袋里一阵嗡嗡作响,近乎就要晕沉沉地摔倒在地上。

  「刚,刚才会是我的幻听吗?还是说那话的根本不是我的孩子?可是那确确实实是他们的声音啊。」

  迷迷糊糊中,杨淑慧不知自己怎样打开家门回到家中,也不知怎样走回到的卧室,她只知道放在衣柜中的一条胸罩和内裤已经不见了。

  杨淑慧想进到王建的房间时,发现房门已经上了锁,只好拿着家里钥匙将其打开。当房门打开后,只觉得一阵刺鼻的腥臊味扑鼻而来,而自己「失踪」的胸罩和内裤,正直直地摆放在儿子王建的床铺上。

  杨淑慧没有将它们拿起,却能看到上边粘着黏糊糊的白色液体,似乎房间中刺鼻的腥味,正是从它们身上散发四溢。此时的她,俏脸早已羞得如同熟透的红苹果般,不由地将视线从它们身上移开。

  「难道,建儿和他的同学,平时都偷我的内衣裤这样做吗?恐怕平时弄脏的内衣裤,被建儿洗干净再放了回来,天啊,我居然一点没有察觉?」

  「上边沾有这么多……,恐怕要两人的份量才足够吧,太可怕了」

  房间里的摆设相当简单,一门衣柜和一张床,一个书桌和一台电脑。而身在此地的杨淑慧,却衍生出一种错觉,她近乎忘记这里是亲生儿子王建的房间,而把它看成是一名「内衣贼」的贼窝。于是,她开始在房间里搜寻「内衣贼」的「作案证据」。

  当眼神扫过书桌上的台式电脑时,杨淑慧不由想起王建和刘彬说到的「电脑打包」。于是她坐到了电脑桌前,颤颤地伸手打开电脑屏幕和主机箱。

  「电脑里,会不会真的有他们说的东西,我还是不敢相信孩子会做这样的事,无论如何,还是确定一下吧」

  从开机直至进入桌面的时间,眼前的电脑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当进到win桌面后,却有一个被命名成「照片」的黄色文件夹特别吸引杨淑慧的眼神。此时,她心里一跳跳的,却不由自主将地鼠标移去双击它。只见被命名成「照片」的黄色文件夹中,被细分成了两个子文件夹,并取名为「妈妈照片」和「刘彬妈妈」。
  在看到这两名字后,杨淑慧深深吸了一口气,点开了文件夹中的照片逐一浏览。虽然她认为自己已做足心理准备,可里边的照片出现在她眼前时,她仍然感到惊恐和惊羞。

  因为其中仅仅属于她的照片,就足足有三四十张之多。除了平时的一些生活照外,甚至还有自己在洗澡出浴,睡觉时被偷拍的。

  「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照片!原来我睡觉的时候他都有偷偷进来,天啊,洗澡的时候也有,有些还是大腿的照片,建儿难道是有恋足癖吗?」

  「这几张是昨天的!??」

  杨淑慧感到又羞又气,没想到自己视如珍宝的儿子王建,除了偷胸罩内裤用作手淫,竟还趁着自己不注意时偷拍照片!最令她恼火的是,有几张竟是昨天躺在沙发上被拍到的。只见照片中的杨淑慧,正眯着美眸卧于客厅沙发中。虽然她明明记得昨天入睡时,身上还穿着一件羽绒服外套,可照片中的自己,上身却赤裸得一丝不挂。

  「睡觉的时候,怎么会没有穿衣服?难道是建儿他……」

  已经四十一岁的杨淑慧,乳房足有将近D 的大小。通常如她一般年纪、同她一般罩杯大小的女人,皮肤多少都会缺少光泽,乳房也会呈现下垂的迹象。可她非但皮肤如少女般白皙柔嫩,就连胸前的一对饱满亦傲然挺拔,丝毫不见一丝下垂。本来,这应该是令所有女人开心的事情,可一想到这些照片是被亲生儿子偷拍下的,就会感到羞耻不堪。

  照片中能特别清楚地看到,她乳头周边的乳晕其实并不算宽大,但那两颗棕色的乳头却像熟透的大葡萄般挺拔,虽然没受到任何外界刺激,竟像已勃起了一般……

  「太丢人了。趁我睡着时做这样的事情,但不管如何,还是看完那些照片吧」
  而「刘彬妈妈」文件夹中的照片,让杨淑慧美丽的脸蛋更甚羞红。因为其中的照片,竟全是一对不着衣物、赤裸身体的男女在行欢时拍摄的。只见照片中的男人,身形矫健肌肤呈古铜色,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而女人虽然保养得良好,也能看出到了四十来岁的年纪。照片中的他们,正用着不同的姿势做着最原始的性交动作。

  有些……是男人的阳具直直插在女人阴穴中拍摄的有些……是男人的阳具插在女人的嘴里。还有一些,是尤其仔细的特写,是男人将镜头凑近了女人的阴穴,用手指撑开阴户拍摄的。然而不论是哪一张照片,都令杨淑慧的脸蛋羞红直渗耳根。

  当看到照片中男人的脸部时,她不由张圆了嘴,发出「啊」的一声惊叹。因为那张脸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儿子王建的同学刘彬。而这个文件夹的名字取名叫「刘彬妈妈」,难道照片中的女人竟然是?天啊,真不敢想……

  「难道,真是那孩子与母亲的照片吗?简直不可思议」

  当怀着无法言表的心情,浏览完电脑中的照片时,她只觉得思维已被抽空,整个脑袋都变成空白。

  「天啊……突然给我遇到这样的事情,已经不知道如何思考了」

  她愣坐在电脑桌前许久,才起身拿起床上的胸罩和内裤,只见上边还留有尚未干透的汁液。不知道是两人谁的精液,将她的胸罩和内裤沾得里里外外都是。
  也不知道这段时间,这两个「内衣贼」究竟弄脏了她多少件胸罩内裤,又或者在自己尚未发现之前,他们两就已经……虽然每次都会干干净净的放回原位,可自己穿着它们时,乳房和阴部就仿佛粘到孩子的精液般。

  「十七岁的男孩子,如何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本来还以为,偷内衣裤的男人,多半是个四五十岁,猥琐得不堪入目的恶心男人。原来内衣贼非但就住在家中,还是自己日夜陪伴的亲生儿子。」

  杨淑慧无神地来到客厅中,将胸罩和内裤扔在茶几上。却看到茶几边上,还放着昨晚王建为她倒的那杯开水。这时才想起刚才在楼道边,刘彬和王建说到「喂药」的事情。当耳边回响起刘彬那邪恶下流的声音,杨淑慧就恨地直咬牙关,一把便将开水杯拍翻在地上。

  「怪不得昨晚很快睡着,原来是被下了药!」

  在杨淑慧一直以来的印象中,自己含辛茹苦带大的儿子向来乖巧懂事,不知道怎么竟和那杀千刀刘彬这种猪朋狗友凑在一起,还学会做那么坏的事情。可真的不敢想象,那刘彬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难道真和她母亲发生了那种关系吗?
  「刚才那照片上的女人,似乎是在完全自愿的情况下被拍下的,她母亲怎么会同意做那样的事情呢!简直匪夷所思!」

  「但说到底,他家人做归做,为何还要带坏我家王建呢?」

  「不行!等今天孩子回来必须得好好和他聊一聊,等明天再去找那刘彬谈谈,非得让他两断绝来往关系不可!」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wc9527qq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为白洁疯狂的人 金币  137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为白洁疯狂的人 原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为白洁疯狂的人 威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上一篇:表哥脫了我的小褲褲下一篇:【母亲的美,让我迷失处男】【完】